第十八章 万事有了开头就不难

观梅录 白龙在野 更新时间:2020-09-30 01:33
爱(www.18hrrhr.com)开通手机站了,手机用户可以登录 m.18hrrhr.com 进行阅读,效果更好哦!
  饭后父子三人移步书房。
  邵睦乖巧极了,端端正正的坐在书桌边——大哥回来了,他第一次感觉自己像个大人。
  连邵古都发觉了:“睦哥儿的脚疼呢,还坐得这么笔直,精神可嘉!”
  “爹爹,请叫我挚和!”邵睦把腰板挺得像城墙一样平实,认真的应道:“从今天起我就是大人了!”
  挚,就是邵古给小儿子起的字,一直觉得后面缀个夫字不好听,正好邵雍回来,父子两个商量来商量去,最后选了个和睦的和字。
  至于“挚”的解释,并不是邵雍以为的那样是诚恳亲密的意思,而是古代尧的异母兄弟的名——不知邵古在哪本书上看来的故事——反正就说是让睦哥儿用挚为字,很贴合他们兄弟二人的情况,用了同样的名字,可以承前启后,兄弟两个同心合力,相互扶持,将来必定也能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
  邵睦听了阿爹和大哥的讨论,再听了阿爹的寄语,顿时觉得自己跟大哥之间的差距缩小了,仿佛变成了一类人,坐着都感觉可以跟阿爹大哥比肩而立。
  邵古笑着夸奖小儿子:“不错不错,像个大人样了,等下叫你阿娘给你加鸡腿,写字有力气,呵呵!”
  邵睦看一眼大哥,把胸脯一挺,勇敢地说:“爹爹,我背完一本书才吃鸡腿!”
  这是邵雍规定的,每天的功课做不完,不挨戒尺,只是折量吃饭。
  邵古呵呵笑:“那就用心背书,雍哥儿,哦哦尧夫,尧夫读书时不把一篇文章背下来就不吃饭不睡觉,冬天的时候不背好文章就不生炉子,夏天的时候没有写完文章就不用扇子驱赶蚊虫……”
  邵睦傻眼了:“啊?!”
  邵雍笑笑:“要想读书记得牢固,就要自己想办法用功,我没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就只能多下苦功。”
  他在私塾里代过课,真心明白不是每个人都是读书的料,有的人不读书不是没有机会读书,你就是给他机会读书,他也读不进去。
  他自己的兄弟,虽然看起来有点养歪了,可是刚刚这会儿的表现还算过得去,就看接下来的进展能到什么地步了。
  邵睦握起肉乎乎的拳头:“我也要下苦工,我一定能吃到鸡腿!”
  邵古眼睛疼不敢使劲笑:“好啊,阿爹的书房每天上午给你用,你可不要辜负我的期许啊!”
  老头每天上午要睡回笼觉,书房就让给兄弟两个读书。
  邵睦老老实实的改口:“兄长,今天我要写哪些字?”
  邵雍把自己刚写好的书单推过去:“你的脚受伤了,站着写字多有不便,先背书吧。”
  都是居家必备的书,几笔就写出来了。
  “这么多啊!”邵睦失声喊出来,差点咬到舌头:“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这个我都没听说过。”
  书单上一长溜的书名:礼经,诗经,书经,易经,左传,老子,墨子,庄子,韩非子,史记,战国策,汉书,后汉书,楚辞,韩昌黎集,柳河东集,周髀算经,黄帝九章。
  十几本书里,有一大半都没见过,书名都认不全。
  邵雍笑笑:“以前没听说过,现在不就知道了吗?”
  邵睦听不懂:“什么?”
  “你以前没听说过,现在不但听说了,而且还有我会教你,只要你跟着我学,不就知道了吗?”邵雍对小孩子很有耐心,他在这么大的时候,母亲就是这么对他说话的。
  邵睦结结巴巴的:“可是,可是,没见过的怎么背得出来啊?”
  别说吃鸡腿了,恐怕连饭汤都没得喝了吧?他会不会饿得骨瘦如柴只能在地上爬着走?
  邵雍早就忘了自己上一次馋吃的是什么时候,不太能理解一个吃货小孩的心情,还接着往下说:“这些都是入门必备,又不是让你一天就学完。”
  邵睦快哭了,把手抬起来在桌子上比划高度:“这些书,加起来有多厚啊?”
  邵雍暗暗摇头,小孩子哪里懂得书的厚薄跟学问的多寡并没有直接联系,把书背出来,不理解其中的涵义也是没有意义的,畏惧读书不如对读书感到好奇。
  “摞起来差不多两尺高!”
  “完蛋了!”
  “还没开始怎么就知道自己做不好呢?你平时不是背过书吗?”
  “那个不算。”就是为了哄阿爹开心,自己可以多混点好吃的,鹦鹉学舌念几句而已。
  邵雍觉得好笑:“还有不算这回事?父亲没有跟你讲过为什么要读书背书吗?”
  邵睦撅着嘴:“有啊!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安居不用架高楼,书中自有黄金屋。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男儿欲遂平生志,五经勤向窗前读。”
  邵雍:“……”
  先帝的这首《励学篇》流传的还真广啊!
  “你知道有这么多好处,为什么还不肯背书?”
  “假的!”
  “什么?”
  “都是假的!”邵睦气呼呼的:“书里根本就没有粮食,我们家吃的饭都是阿娘做的!书里要是有黄金屋,我们家为什么还住的这么破旧?书中要是有颜如玉,为什么阿爹娶了阿娘?为什么兄长还没有娶阿嫂?兄长读了那么多书,出门还不是要自己走路,自己扛书箱!”
  小胖子又急又委屈,一口气把心中存了许久的疑问说了出来。
  所谓是童言无忌,邵雍被噎得差点说不出话来,这孩子真是,在外面这么说话不挨打才怪!
  虽然口无遮拦,说的倒也算是实情,不过嘛,邵雍没生气:“如果个个都是你这么想当然的读书,那还要先生做什么?认识几个字又不代表你就懂道理了!”
  邵睦扁着嘴,如果不是面对大哥,他早就喊脚疼溜出去,这会儿正吃着阿娘给他做的好吃的呢。
  不知道现在反悔还来不来得及?
  邵雍一看邵睦眼神只往窗外飘就知道邵睦已经产生了畏难的情绪,现在跟他说什么大道理都是听不进去的,就换了个方式,他拿起书桌上的易经:“挚和老弟,你知不知道读了这本书就可以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他弟一看就是被老头给宠歪了,还是小孩子心性,要想让他对读书产生兴趣就只能先哄着,男孩子只要对书本里的内容有兴趣了就会自己一本接一本的找书看往深里琢磨,没兴趣的话越挨打越挨骂就越傻越笨。
  在这一点上他不愿意重复老头的那一套。
  邵睦听到天文就问道:“天文就是做日晷吗?阿爹说那是匠人的手艺,不要学。”
  邵雍眉头一挑,匠人的手艺?哪个匠人能随便做出日晷来?
  院子里的日晷跟汴京城的日晷是同一份图纸,他做的是要求更细致的小号日晷!
  明珠蒙尘!
  好气!
  邵雍沉着脸,半晌没说话。
  邵睦知道是自己说的话惹大哥不高兴了,小心翼翼地挪动了一下屁股放了个屁,讨好的说:“兄长,你就当我刚才说的是屁话好了。”
  他跟小伙伴们在一起玩,不管谁说了想反悔的话,只要这么一说,大家伙哈哈一笑原来说的话就都不作数了。
  他在家也说过两回,阿爹阿娘都笑了。
  邵雍没笑,也没有训斥,只是提醒道:“你已经有学名了,以后这样幼稚的话不能说,同窗会不齿。”
  邵睦的小招落了空,不敢再玩花样:“哦。”
  邵雍整整脸色,指着易经两个字说道:“父亲说我们是召公后人,召公么,就是写这本书的周文王的大臣。大臣不但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还要举止有道知书达理。知道吗?”
  邵睦这回不敢摇头也不敢点头,转了转眼珠子答道:“知道。”
  然后抓抓耳朵,只想快点结束谈话。
  邵雍见状又临时改了主意:“今天先从《礼经》开始,听我讲完第一页,把我划重点的句子背下来,你现在不用能写字,就要把写字的时间用来背书。”
  不懂礼就不懂规矩,不懂规矩就做不好学问,教什么都学不成。
  他只能先从规矩讲起。
  邵睦听说只要背几句话而已,顿时来了精神:“好嘞!”
  邵雍把曲礼第一挑了两段话让邵睦背诵,然后简单的讲解了一遍,让邵睦在晚饭前背出来,若是有不懂只能在他不看书的时候去问,他要看的书刚起了个头,还有好多问题急着解决呢。
  温老先生的书扣在书桌上,体用比和是什么他还没找到,「困」之「讼」问父亲求考试的答案还没有!
  想不到书中的内容不是他原本以为的那么简单,他断出地下有金的卦,其实也是出自温老先生的安排——他刚刚才留意到翻开的那一页有折痕——想必那是温老先生特意给他做的记号。
  他继续往后翻阅,目光只在体用比和这四个字出现的时地方停留。
  就这么粗略的翻了大半本书,才终于看到一段话:所谓体用,“体”为问卦之人,“用”为所问之事,人事有动静就能断出吉凶。
  原来,温老先生是借用“体”和“用”二字来区分卦的动和静。
爱www.18hrrhr.com努力创造无弹窗阅读环境,大家喜欢就按 Ctrl+D 加下收藏吧,有你们的支持,让我们走得更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