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消息贩售机康猛

双胜刀之赫赫威名 猪在太空 更新时间:2020-09-30 20:59
爱(www.18hrrhr.com)开通手机站了,手机用户可以登录 m.18hrrhr.com 进行阅读,效果更好哦!
  倒不是陈让出现了幻觉。
  正堂上首确实坐着两个人,只是长得十分相像,不多的区分之处就是左手边的人脸色发黄,右手边那位皮肤白净。
  见陈让进来,坐在右手边这位,率先发言道:“东园,你可算回来啦!”一面说还一面笑。
  这笑容,在陈让看来,很是熟悉,靳子家无疑,陈让赶忙回应道:“叫判院挂怀,真是罪过罪过。呃…这位是?”
  也许是陈让最近怕见生人,不等靳子家介绍,便主动问起了这个面孔不生,却完全不认识的生人。
  “哈哈,你瞧我,他是舍弟靳子国,不才在青云山修行。”靳子家向陈让介绍完,又对靳子国道,“子国,这位便是你一定要结识的双胜刀左东园。”
  ‘青云山、靳子国、一定要结识我?我已声震星元了?不就是拜山岳山宗吗,难道五月教的事儿也传出来了不成?’陈让如此想着,却忘了答话。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左少侠可看得起靳某,与某结交一番?”陈让不说,靳子国不能也不说,因此他先打破尴尬。
  陈让脸色微红,赶忙道:“岂敢岂敢,在下求之不得。”
  “哈哈,我就说嘛!东园可是谦诚懂礼之人,怎么会不愿,子国你太多心了。光顾说话,东园快坐,欣雨看茶!上那壶金花茶。”靳子家见状马上接话道。
  靳子国一脸尴尬,翻了眼家兄一眼道:“大哥,我们可是亲兄弟,我来都喝不上佳品,还要借东园少侠的光。”
  “嘿嘿,怕你喝不惯。”靳子家脸红脖子粗地解释道,说着赶快喝口茶掩饰一番。
  陈让也在旁边赔笑,随后,又说了一些客套话,算是正式与靳子国认识了。
  这位靳子国确实是在青云山修行,不过,说想要结识陈让却是假的。
  当初那位劫杀陈让的靳先生,正式靳子国,不久前,岳山宗沈石找上了他,告知其陈让还活着,把他也吓了一跳。
  不过,好在陈让丧失了记忆,如今,叶老七已经暴露,沈石应该也脱不了干系,只能叫他过来,试探一番,最好先结好陈让,随后将其骗出江中城。
  当初叶老七,被陈让严刑逼供时,并未交代出靳子国,他还有很大几率完成“任务”的。
  现在看来,陈让确实已不记得眼前这位仇人。
  这劫杀自己的仇人,结交的理由也很简单,少年英雄、背景深厚,岳山宗几十年来拜山第一人,不日之前陈让大闹五月教,将五月教上下搞得天翻地覆,星元大陆第一毒人罗镜,也差点被他逼得走火入魔。
  这样的少年,谁不想结识,不能成为朋友,至少不能变成敌人。
  但这消息传得如此之快,还是叫陈让吃惊不小:
  “靳前辈,所言之事,我倒不能否认,只是内容被夸大了。”看了靳子家兄弟二人一眼后,陈让又接着道,“敢问前辈,几日前发生的事,您是怎么知道的?”
  靳子家也满脸疑惑,要说消息灵通,还有随国的邸报,更快捷的?连他都没得到的消息,自己的弟弟是怎么知道的。怪不得方才,说怕左东园看不上他。
  左东园能够搅动星元大陆东域第一毒门,并令其如此狼狈,确实有资格拒绝靳子国结交的请求。
  看着家兄眉头微皱,靳子国并不放在心上,还乐呵呵地道:“确有其事就行,你管他夸大不夸大呢!至于我怎么会这么快得到消息,常在江湖上行走的人都知道,洛城里有一处塘楼,专门贩售天下消息。”
  靳子国顿了顿,接着道:“这消息甚至涉及到很多辛秘,可却无人敢管,全因塘楼的东主,正是星元大陆第一狠人贤王康猛。”
  闻言靳子家也不得狠狠点头,康猛的名号,修者尽人皆知,他是夏朝总领星元大陆魁元,修为高、身份重,谁敢找他的麻烦。
  “原来如此。”陈让也不得不承认,若是这个塘楼传出的消息,合情合理了,不过他还是不经意间问道,“获得这种消息,花费应该不菲吧!”
  靳子国身子一晃,随即恢复如常,摩挲这茶盏道:“嗨,那是。不过,各大宗门,都会为塘楼办事,或者情报互换,所以有些消息,也可以无偿得到,但那都是此前付过了代价。”
  这话倒是不假,信息在何时何地都是珍贵无比的,各家宗门要想发展或者立于不败之地,必须快速掌握,自己所在区域的大事。
  不然都不知道人怎么死的,宗门为何被灭。
  不过,这些消息也有一定局限,它们大多都是事件发生后,被收集起来,那些提前预谋的大事,是需要一些手段的。
  对于康猛或者星元大陆的人来说,这已经足够了,他们本就不为预测,只求应对,否则将全部精力放在预防上,宗门只能停滞不前。
  当然,陈让可不是来跟她们聊这些,最后还是把话题,引到了为何急于将自己找来,有什么需要确认的事?
  只为结交自己,恐怕不用这么大费周章。
  “嗨,舍弟对奇门遁图颇有研究,听闻洪泽兽苑重宝坠落之地,有一座祭坛,等级甚高对研习奇门遁图,帮助极大。”靳子家讪讪地笑道,“听闻,你曾在坠落之地获得重宝,对那里十分熟悉。”
  这种求人的事,不可能上来便说,若不是陈让把话题引上来,他还能再沉得住一会儿气。
  不过,既然说了,他也不客气将另一件事也说了:
  “欣雨,最近修炼遇到瓶颈,昨日突然有感,重宝坠落之地是她机缘所在,本院私自做主,应允她叫你陪她一起去。哈哈,你看没问题吧!”
  看似靳子家满脸笑意,可那说话的语气,好像一点都不容置疑。
  “这个,重宝坠落之地,我确实去过,只是那时有高手护卫,如今在下即便不以病态之躯,也过不了兽苑中恶兽那一关。”陈让有些为难道。
  倒不是陈让推脱,就他们三人,即使加上靳子家也是白给。
  大洪山里的恶兽可不是闹着玩的,况且自己的兽宠当下也不在身边,他们找自己又找的如此诡异。
  韩欣雨那是万事不求人的性格,不用太多接触与了解,就看她那好像谁都欠她钱的表情,就能知道!
  事实上,韩欣雨这事儿,确实是靳子家为了能叫陈让同意,而加的添头。
  可以想见,各种意外因素早被几人考虑的清清楚楚:
  “这个,你大可放心!无论凶兽恶兽都奈何我们不得!知道你有伤在身,这位姑娘正好可以一路上照顾你。”靳子国手指在桌上需点几下,好似一切尽在掌握中的神色答道。
  眼下这气氛看似融洽,陈让却知道根本不容自己拒绝,也就只能退一步道:“那我们何时出发?”
  “马上,出发!”靳子国猛地站起身回道,好像就等他问这一句一样!
爱www.18hrrhr.com努力创造无弹窗阅读环境,大家喜欢就按 Ctrl+D 加下收藏吧,有你们的支持,让我们走得更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