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四章 夜叉

兰若仙缘 糖醋于 更新时刻:2020-05-07 20:17
爱(www.18hrrhr.com)注册手机站了,手机用户能够登录 m.18hrrhr.com 进行阅览,作用更好哦!
  约莫后半夜,一道黑影从远处半空之中飘来,然后落到了宅院里,无声无息。
  一身黑袍,罩住全身。
  “嗯,还有阵法!”这人一声惊叹。
  一进这寺院之中,他便感觉到了反常,如同触碰到什么东西,还有一种数不出来的不舒服感,让他产生了一丝丝的厌恶感。
  通过佛殿门前,他扭头望了一眼殿堂之中的佛像,冷哼了一声。
  “阿弥陀佛,这是施主必定不是从正门进来的。”一个胖和尚忽然呈现,挡在他身前双掌合十道。
  “和尚?”那黑袍稍稍一愣。
  忽然一道光直接照在了他的脸上,没有一点点的预备。
  他只觉得脸庞一团火热,匆促闭上眼睛,脸上一阵火热,恰似一团火正落在脸上。
  匆促招手一挥,一道黑气裹住了全身,就要逃跑。
  一道剑忽然呈现,自上而下斩落,
  一声脆响,他的身体被一分为二。
  啊!
  一声惨叫,杀猪一般。
  他睁开眼睛,双眼火辣辣的疼,却再也看不到任何的东西,方才那一道光不光烧伤了他的脸,更直接毁掉了他的双目。
  他身外的黑袍激荡不止,分明是一剑斩过,身体却并未当即一分为二,还怪异的连接着,身上血气漂浮出来,他背面的衣衫撕拉一声撕裂开来,显露青白色的肌肤,背面一尊纹身铺满了后背,赤面獠牙,背生双翼,乃是一尊夜叉。
  那夜叉忽然动了动,然后他后背的皮肤被撕裂开来显露里边的血肉,鲜血涌出,那夜叉从他的后背血肉之中钻了出来,展翅一扇,来到半空之中,成为一个两丈多高的怪物。
  这是,夜叉?!
  无生见状一愣。
  空无手中仍是那根软绵绵的木条,隔空一挥,一道一丈长虹破空而去。
  直,利,
  夜叉挥着手中钢叉,猛地的一磕,挡住了那道剑,
  背面却一道白金色的光辉,从上而下斩落,
  一道裂缝从头顶起,一直到双股之间,其中有白金色的光辉迸射而出。
  无生持剑从他背面斩下。
  那黑袍一声怪叫,嘭的一会儿爆开,暴风四卷。腾空而起就要逃跑。
  一道金光照他身上,将他身体外的黑雾一会儿破开,子啦一声,恰似肥肉掉进了油锅里,咕咚,他从半空摔下来,还想挣扎,一片金光,佛掌落在他的身上。
  咔嚓,骨头碎了。
  噗,黑血从口中吐出,落在青石上,溅起几点尘土。
  他挣扎了几下,昏死了曩昔。
  “九幽教的人怎样回来这儿?!”
  一看到这个人的这身装扮,他的身份无生就现已猜了个大约,并且身上这气味也错不了,究竟见了不是一次两次了,也从前交过手,斗过法,况且还有背面那夜叉的图画。
  “问问就知道了。”
  “我去找个专业的?”无生想到了寺外的邵阳。
  “也好。”空无点点头,“我陪你一同去。”
  无生拎着这个人来到了黑山一角,那处邵阳修行的当地,这儿寒冷刺骨,山石上还有冰霜。
  喊了两声,等了顷刻,邵阳从地下出来。
  “无生和尚来了,空无大师也来了。”
  “当不得。”一听称号自己为大师,空无和尚稀有的谦逊起来。
  “这是,九幽教的人?”仅仅看了一眼无生拎着的人,邵阳就认出了他的身份。
  “邵兄也曾见过他们?”
  “见过,这些人,崇拜的乃是幽冥之中的鬼神,干的都是些杀生饲鬼的阴谋,黑袍、脸上纹着鬼面,背面有鬼像。仅仅这九幽教一项是躲在西南一带活动,怎样会忽然呈现在这儿呢?”
  “这也是咱们感到疑问,可是详细询问咱们不是很内行。”无生说这话的时分还真觉得有些不太好意思。
  有一种将邵阳当打手使唤的感觉,其实他们兰若寺里还有一个人应该拿手详细询问,那便是空空方丈,究竟是从前的老迈,并且从事的是那种生意,审问人的手法应该仍是有的,搞不好仍是很专业的,可是空空和尚现在的那个状况真实是不太合适来做这件工作。
  “噢,那就交给我吧,横竖我对九幽教的这些人也看不顺眼。”邵阳听后一笑。
  “那就有劳了。”
  “好说。”
  “那啥,我能不能在一旁跟着看看,我也想学。”
  “你想学这个?”邵阳听后有些惊奇。“你可是出家人。”
  “出家人既要有菩萨心肠,也要有雷霆手法。”
  无生对此更多的是猎奇,也有些疑惑,方才那佛剑分明从他的身上斩过,可是为什么他的身体仍是连在一同的?
  “那好。”
  邵阳说这话,伸出右手,五指一张,五道黑线从指尖飞出,别离刺入了那九幽教之人四肢和躯干之中。紧接着那人便一会儿站了起来,四肢打开,恰似被架了起来,嘴角还流着黑血,双眼血肉模糊,这是被无生那一会儿给照的。
  “为何来这儿?”邵阳口气很冷。
  回应他的仅仅一声冷哼。
  邵阳听后轻轻一笑,五指微动,立时,数不清的黑气从那的人身体遍地飞出,然后又刺入,犹如很多飞刀不停地交叉他的身体。
  啊!一声苦楚无比的惨叫。
  无生有些于心不忍,空无和尚却是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
  这人也算是个汉子,最开端的时分,咬牙死撑着,可是不过撑了一盏茶的功夫就不行了。
  “来找,罗刹尸身。”
  他一开口,空无和无生的脸色都变了。
  “罗刹尸身,仍是罗汉肉身啊,这儿可是寺庙,不是你们九幽教分舵。”无生先开口了。
  “他人说,你就信?”
  “那人手中有一点血色的罗刹骨。”那人道。
  闻言,无生和空无和尚对视了一眼。
  一般的罗刹什么姿态,无生见过,青黑色的表面,骨头也是那般色彩,血色的罗刹骨,十有八九仍是只能呈现在罗刹王的身上。
  “谁给你的?什么时刻?什么当地?”
  “一个一般人,二十天前,潭州。”
  “一般人,一般人敢拿罗刹骨?”邵阳听后手指轻轻一动,鲜血不停地渗出,从他身体各个部分,那人立时惨叫起来。
  “真的仅仅个一般人,罗刹骨是以一个玉匣装着,我也企图找那暗地之人,没找到。”
  “送盒子的人呢?”
  “被我杀了。”
  阿弥陀佛,
  听听,公然不是什么善类!
  出了这些之外便没有再问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来。
  “大师,怎样处理他呢?”
  “贫僧送他去阴司赎罪吧!”空无和尚道。
  “这就不必费事大师了。”邵阳五指一扣,接着那九幽教之人身子一收一胀,咕咚一声倒在地上,没了气味。
  “多谢邵兄。”
  “客气了,可曾学到了什么?”邵阳问道。
  “抵挡伪君子,不能过分慈善。”无生想了想,可是让他像邵阳这般折磨人,他还真是一时半刻的学不来。
  邵阳听后仅仅笑了笑。
  告别了邵阳,无生和空无和尚脱离黑山,折返兰若寺。
  “师父,咱们是不是有些虚伪啊?”
  “何出此言?”
  “就像方才,想要送他如阴司,直接着手就行了,干吗非得说出来呢?”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说实话,不是虚伪,当和尚当久了,习惯性的说出来了。”
  无生听后斜眼瞥了空无和尚一眼。
  “师父,是慧悟和尚吧?”
  无生想来想去,可能性最高的便是他了,除了那慧悟和尚,真实想不出还有什么人会知道兰若寺的隐秘。
  没想到,十万两银子白花了,竟然被他逃掉了,还跑到那么远的当地,潭州,离此地稀有千里地,血楼,这业务水平有待进步啊!
爱www.18hrrhr.com努力创造无弹窗阅览环境,我们喜爱就按 Ctrl+D 加下保藏吧,有你们的支撑,让咱们走得更远!
能够运用回车、←→快捷键阅览